法国死亡病例累计25987例,5月11日开始“解封”

法国死亡病例累计25987例,5月11日开始“解封”
根据法国卫生总署7日发布的新闻公报,过去一天法国新增新冠死亡病例178例,累计死亡病例升至25987例。目前法国有23208名新冠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其中重症患者降至2961例。7日下午,法国总理菲利普及多位部长共同介绍了最终确认的全国“解封”方案。菲利普表示,5月11日起法国确定将开启“解封”进程,希望能够在重回正常社会生活与遵守卫生安全措施之间寻求平衡。11日开始,法国将有80%到85%的学校复课,返校学生人数预计为100万名,教师为13万名;全法40万家企业与商店将重新营业,87.5万人复工。出行方面,所有人可在住所方圆100公里内自由出行,超过需填写新版出行证明,11岁以上的乘客在乘坐公共交通时必须佩戴口罩,违规罚款135欧元。单人户外运动不受限制,超过5000人的大型集会需等到9月份。按照法国卫生部公布的最新疫情地图,法国全境按照病毒传播活跃度、重症监护床位占用率以及病毒核酸检测能力三项指标,分成“红色”和“绿色”两块区域,其中法兰西岛大区、大东部大区、上法兰西大区、勃艮第-弗朗什-孔泰大区的所有省份及海外省马约特岛处于“红色”区域。这些区域在5月11日到6月2日“解封”前三周将受到一定限制,尤其中学、公园等将保持关闭。此外,卫生部长韦朗表示,“解封”后病毒筛查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任何出现疑似病状的患者都需要接受检测。

今年西湖鸳鸯繁殖创纪录 志愿者提醒勿喂食惊扰

今年西湖鸳鸯繁殖创纪录 志愿者提醒勿喂食惊扰
杭州5月10日电 (江杨烨)“从4月25日在西湖边镜湖厅公园外侧湖面发现第一窝小鸳鸯,今年已经有7窝小鸳鸯将在杭州长大。”西湖鸳鸯护卫队志愿者倪莺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鸳鸯成为“新杭州人”,她也提醒市民游客切勿喂食惊扰。西湖鸳鸯 黄曙林 摄 据了解,鸳鸯是候鸟,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每年冬天,它们从北方飞来杭州过冬;春天再飞回北方繁殖。随着杭州气候环境越来越好,食物丰富,不少鸳鸯就留下不走了。西湖鸳鸯 老潘 摄 2005年5月22日,西湖边第一次发现野生鸳鸯繁殖。2007年,野生鸳鸯首次在西湖水域繁殖成功,从侯鸟变成了留鸟。西湖鸳鸯 老潘 摄 今年已经出生的7窝鸳鸯宝宝,分别叫东东、南南、胜胜、都都、钱钱、唐唐、繁繁。倪莺介绍,每一年,鸟类专家和志愿者都会以家族为单位给小鸳鸯们取名字,今年的名字出自宋代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西湖鸳鸯 周蓼 摄 其中,东东一家总共16只,创造了历年来的记录。 只是,“东东”家目前只有11只了,“南南”家也从7只变成了4只。西湖鸳鸯 黄曙林 摄 据了解,刚刚出生的鸳鸯宝宝可能会在巡游时落单,或者在其它角落安了家,这些都是自然现象。 除了自然现象,人为的投喂、捕捉也会导致鸳鸯宝宝变少。西湖鸳鸯 黄曙林 摄 倪莺说,个别市民游客不了解小鸳鸯的生长,会进行投喂,但鸳鸯们需要的是高质量的动物蛋白,而非火腿肠、薯片、饼干。而且,鸳鸯们一旦吃撑了,就容易“夭折”。 为了保护鸳鸯平安长大,从2017年开始,浙江野鸟会、杭州市鸟类与生态研究会带头成立了西湖鸳鸯护卫队。西湖鸳鸯 黄曙林 摄 每年春天,志愿者们都会在西湖边巡逻,看护小鸳鸯,防止人为捕捉及其他伤害事件发生;劝导游客文明观赏,不要投喂;根据表格要求填写鸳鸯日常活动行为观察记录及其他内容。西湖鸳鸯 黄曙林 摄 通过招募,已经有400多名志愿者加入护卫队的队伍。他们有高校大学生、全职妈妈、摄影爱好者等等,还组成了“小朋友假日队”。 受疫情影响,今年没有安排志愿者巡逻,但是西湖边已经人人都是志愿者。西湖鸳鸯 黄曙林 摄 倪莺说,即使没有排班,每次去西湖边看鸳鸯宝宝,市民游客也会互相提醒: “新闻媒体都报道了,你们就不要喂食啦。” “我爱鸳鸯,不是喂它,而是远远地保护它。”(完)

实行“弹性”工时的员工因旷工被辞,合法吗?

实行“弹性”工时的员工因旷工被辞,合法吗?
我是北京某网络科技公司的技术总监,由于我属于公司的高管人员,在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明确约定,我在公司内部实行不定时工作制,上下班的时间均由我自己把握,也从不进行打卡考勤。 今年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3月初才复工。复工以来,我也经常到公司上班。 最近两周,由于公司的经营地在疫情高风险地区的北京朝阳区,我因害怕疫情等原因就没有再到公司出勤,而是选择在家办公。最近,公司人力资源部接连几次向我发送《限期返岗通知书》,要求我到公司出勤上班。 我通过公司的内部邮箱阐明了自己的观点,认为我实行的是不定时工作制,只要我在保证完成工作任务的情况下,工作时间则由我自行安排。但是,公司对于我的回复不予理会,认为我的行为已经构成旷工,并向我发送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请问:公司的解除行为是否构成了违法解除?读者:刚强为您释疑 刚强您好! 您的来信已收悉。现针对您提出的问题,我们答复如下: 不定时工作制是指因工作性质、岗位特点或工作职责的限制,无法按标准工作时间衡量或是需要机动作业的职工所采用的,劳动者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限制的工作时间制度。 在实践中,大多数企业对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人员都未进行考勤。对于不定时工作制人员的工作考核不能仅仅依照考勤进行确定,而应以工作任务的完成效果作为考核的主要依据。 但是,对不定时工作制不实行考勤制度,并不代表是对不定时工作制员工的放任。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员工仍应当遵守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遵守单位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 从来信内容可知,您是由于害怕疫情而拒绝到公司出勤。同时,由于您又是公司的技术总监,必然其工作职责不仅仅局限于您的工作任务,还应当包括一些管理职责、产品质量的把控等。 由于您的行为很可能会给公司的正常经营或某一项目的运转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为此,我们需要明确的是,不定时工作制只是工作时间的一种方式,决非不定时员工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工作时间。在实践中,虽然实行不定时工作制的员工一般无需考勤,但也应当服从公司安排进行出勤,因不服从公司安排而导致无故缺勤的,仍可以旷工进行处理。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均昌卢越 【编辑:陈海峰】

因时因势推进大桥街道“两新”基层党建各项工作-区域频道-东方网

因时因势推进大桥街道“两新”基层党建各项工作-区域频道-东方网
据杨浦区消息:近日下午,大桥街道2020年度“两新”党组织党建工作会议在大桥公园党群服务站举行。为落实疫情防控措施,会议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现场到会7名“两新”组织党组织书记和联络员,其余52家基层党组织通过视频会议直播方式参会。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社区党委副书记陈凡参加,社区党建办副主任孙瑜主持。 会上,通报了2019年度“两新”支部党费收缴、抗疫捐款情况。街道辖区“两新”党组织全部完成2019年的党费收缴工作,全年缴纳党费30余万元。在党员自愿捐款支持抗击疫情活动中,887名党员捐出12余万元善款。 随后,通报了2019年度基层党建考评情况和宣布结果并颁奖。 陈凡代表社区党委与部分“两新”党组织书记代表签订基层党建责任书、党风廉政建设“一岗双责承诺书”。 发布“共战疫情、我在行动”——大桥街道“两新”党组织作品征集、学习比拼活动。 【发布】共战疫情 我在行动——大桥街道“两新”党组织作品征集、学习比拼活动 大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社区党委副书记陈凡强调两点想法,一要慎始如终地做好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经济企稳回升工作。“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基层党组织、企业要落实“常态化”管控措施,承担防疫的主体责任。街道也将想方设法帮助企业共度难关,围绕难点堵点问题,开展线上线下的营商服务活动,做好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桥梁。二要因时因势地开展“两新”基层党建的各项工作。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很多工作和活动被迫取消或延期。二季度形势持续向好,各基层党组织应回归正轨,寻求对策,开展工作。同时,着力推进各项重点特色工作,培树大桥“两新”党建特色品牌。

首尔夜店关联病例增至54例,韩国严防夜店疫情扩散

首尔夜店关联病例增至54例,韩国严防夜店疫情扩散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晨】据韩联社10日报道,截至当天零时,韩国较前一天零时新增3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0874例。这是韩国境内单日新增病例时隔28天再超30例,也是自4月9日以来最高值。新增的34例病例中,26例属于社区感染,与“首尔夜店确诊病例”有关联的病例持续增加。一名29岁的男子6日新冠检测呈阳性,他曾于1日晚至2日凌晨去过首尔梨泰院多家娱乐场所且未佩戴口罩。截至10日中午12时,与首尔梨泰院夜店相关的确诊病例总计多达54例,43例为去过夜店的人员,其余11例为这些人的亲戚朋友等接触人员,韩国卫生部门正就接触人员和感染源继续展开流行病学调查。“重现超级传播者的恐怖正在扩散”,韩国《首尔经济》10日报道称,梨泰院夜店传播事件正在引发韩国国内对可能出现二次大规模感染新冠肺炎的忧虑,不仅是“惹祸男子”居住的京畿道和夜店所在的首尔市拉响警报,釜山、济州岛等地也相继出现确诊者,这让韩国防疫部门再次绷紧神经。以济州岛确诊患者A某(女性,30余岁)为例,她5日去过事发夜店,其所在的美容院有11名工作人员,还有不少顾客前来。首尔一家医院的职员和仁川一名20多岁确诊者,已经导致两地数百人接受筛查。韩军也不能幸免,隶属韩军网络作战司令部的一名士官和一名陆军军官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据悉,确诊士官是违规外出,或造成连带感染,令军方大为光火。首尔市已经劝告上月24日以后去过梨泰院夜店的所有人都主动接受筛查,已经了解到的6595人中有3100人已经找到本人,但仍有近3500人无法联系。夜店疫情传播导致聚集性感染事件发生后,韩国中央政府发布行政命令,要求全国夜店等娱乐场所“克制营业”,命令从8日晚8时开始正式生效,为期一个月。首尔市政府9日发布行政命令,宣布即日起暂停市内夜店、酒吧等部分娱乐场所的运营,违规营业者将受到重罚。京畿道知事李在明10日也发布行政命令,要求京畿道夜店等娱乐场所立即停业两周。

英国华人妈妈谈教育:从“虎妈”到“猫妈”

英国华人妈妈谈教育:从“虎妈”到“猫妈”
5月9日电 据英国《华闻周刊》微信公众号“华闻派”报道,近期,英国学校在疫情期间陆续开展网上教学,不少英国华人家长边在家上班边辅导孩子学习,有的家长还把孩子的日程安排得丰富多彩。 和很多为辅导孩子而感到疲惫的英国华人妈妈不同,何越则笑称自己近期十分轻松,“整个状态像在度假”,因为既不用每天早起送孩子上学,也不用送她们去上兴趣班。 何越来自中国,她在英国生活已有16年,她的丈夫是英国人,这让她感觉自己站在了“中英文化冲撞前线”。她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虎妈,但后来,她渐渐试着改变,放手让孩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给她们爱和鼓励。经过多轮思想斗争,现在她更倾向于较宽松的教育方式,在这一过程中,她也找回了自己。 何越介绍说,她有两个女儿,一个10岁,一个8岁,都在英国的公立学校上学。随着孩子的成长,她的教育观也逐渐转型。在大女儿4岁的时候,她当时就是觉得不能输在起跑线上,“4岁时我们就要起跑,这样我们才能冲刺冲得快,冲得早,这样才能成功。” 她说,“我看着孩子睡觉,还在想:孩子,你好幸福,有我这样一个妈妈帮你安排你的成长道路,安排你考好成绩,要进牛津剑桥,然后出人头地,做英国的精英。”何越那时每天都累得不行,可她认为督促孩子学习、进步是当妈妈的责任。 她说,有一次她跟副校长聊起来,向副校长抱怨说学校怎么没有作业、没有考试。然后这位副校长笑眯眯地看着她说,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做作业和考试能够提高学生的学业水平。何越称,当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何越的丈夫是英国人,他在孩子整个成长过程中跟她有很大的分歧。 她说,“当时我曾经还跟一个也是嫁给英国人的华人妈妈探讨过这个问题,我们那时认为,其实中式教育观有对的,英式教育观也有对的,但是两边都有不好的地方,最好的方法是走到中间。” 何越认为,“首先,英国父母对孩子不像中国父母这样,有这么重的望子成龙的心态。他们对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他健康,希望他快乐。” 现在,她认为,父母对于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找到他要做的事情,然后给他爱,给他鼓励,给他支持,这就好了。 她说,“我没有理由要求我的孩子成功,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她成功。” 她认为,“这个社会本来就一直在按照一个更公平、更公正的方向在走。我的孩子是随着潮流走的,她未来只需要顺应潮流,一起来为创造更公平的社会努力就对了。她不需要做精英,做精英很累,除非孩子她自己想做。如果我的孩子想做,我让她做,我鼓励她做;如果她不想做,做普通人没问题。” 现在何越的孩子去参加的兴趣班,都是她们自己要去上的,不是家长要她们去的。老大报了舞蹈课和体操课。老二现在在学打鼓,何越其实觉得没意思,不过女儿自己喜欢,她也就表示支持,给她交了学费。 她解释称,“当然像我这么佛系,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我们家老大非常独立自主,她不用我管的,她太成熟了,她完全知道自己要什么,她想做的事情一定能做到,感觉她已经对她之后的人生负起责任来了。所以对我来说,我只要给她安全感和爱就可以了。”(彭琳) 【编辑:白嘉懿】

业主用小区花樽“花式健身”被砸骨折,向物业索赔被法院驳回

业主用小区花樽“花式健身”被砸骨折,向物业索赔被法院驳回
业主将小区内的花樽当作健身器材“花式健身”,未料花樽脱落导致其受伤,事后将物业公司告上法院,要求赔偿33万余元。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5月9日从浙江江山市法院获悉,该院日前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目前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吴女士在小区一处花樽上健身示意图 本文图片均来自微信公众号@浙江天平吴女士是江山市某小区业主。2018年3月的一天,她在小区一处花樽上健身,将一只脚压在花樽边缘拉伸,还将双脚踩在约1米高的基座上,双手拉住花樽,下蹲悬空后向后伸展背部。突然,数十斤重的花樽与基座脱离,砸中她的右手,致其右手骨折,出院后被定为伤残等级八级。吴女士认为,物业有义务排查小区设施,应在其安全保障范围内进行赔偿。1月,她向法院起诉,要求物业公司承担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鉴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计33万余元。受理后,法官围绕被告对原告的损害后果是否存在过错、被告在提供物业服务过程中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等展开调查,并调取了事发时的监控视频。法院审理查明,原告受伤的直接原因是因其自身行为导致花樽脱落。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原告应当清楚花樽的功能并非健身,不应借助花樽进行锻炼。被告在提供物业服务过程中,对小区内有较大风险的护栏均设置警示牌,在这处花樽附近也能看到警示牌。据此,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据《侵权责任法》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承办法官表示,物业公司不存在过错,首先是因为物业公司对花樽的安全保障义务体现在对其的维护、维修上,而从监控视频看,吴女士晨练时双脚踩在花樽基座,双手拉住花樽,下蹲悬空向后伸展背部,导致花樽与基座脱离,受伤的直接原因是其自身行为导致花樽脱落,而非因物业公司未尽维修义务。 其次,虽然被告设置的警示牌挂在护栏上,离花樽有一定距离,警示内容更易被理解为警示攀爬护栏,但吴女士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清楚花樽的功能并非健身。作为成年人,应当预见到脚踏花樽基座、手拉花樽顶部,下蹲悬空向后伸展背部时全身的重力施于花樽顶部,存在脱落风险。最后,花樽应被认定是景观设施,物业公司对较大风险的护栏均设置警示牌,从现场照片看,在花樽位置也能看到警示牌,有一定的警示作用。此外,良好的小区秩序不仅依赖于物业公司,还需业主及相关人员共同参与,如认定物业对原告受伤存在过错,无疑加重其注意义务和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