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赛事重启”陷入道德困境,这样的辩论二战时就有过

“体育赛事重启”陷入道德困境,这样的辩论二战时就有过
德国汉堡队签下新援,只能这样握手。给每一个足球或者篮球消毒、给每一片草皮或地板消毒、给更衣室每一个角落消毒、给场边要使用的每一个座位消毒;训练的时候必须戴上口罩,赛前热身,都得保持安全距离……球场必定是空空荡荡,不能有任何现场观众的。所有参赛球员和教练、工作人员,以及现场转播人员,赛前赛后都要有严格的检疫和核查。疫情期间,任何职业体育赛事,想要开启或者重启,都必须遵守这些检疫原则,否则后果不堪想象……而罗列出来的,还只是集中在赛场及周边的场景。想要复赛,运动员必须保持足够的训练和身心准备,那么平时的训练、去到赛场的路途、和电视转播方要进行的配合,每一个细节都必须考虑入微。在这样的背景下,体育赛事还有没有必要进行?从伦理上和道德上来讲,启动体育赛事是否合适?在各种安全保障手段、赛事启动的可行性探讨之外,启动与否的伦理,成为了所有人各执一词的焦点话题。西甲莱万特即将恢复训练,球员等待核酸检测期间相隔数米聊天。一边庆祝胜利,一边等待救护车德甲为了复赛,分发了一份47页的执行手册,仍然不能杜绝科隆俱乐部之后发生的3起感染事件。各种应对,只怕不够周全,而绝不会有万无一失的周全。这样的惴惴忐忑,不仅将会发生在欧洲,中国的职业赛场只要有体育赛事要启动,未来至少一年之内,都必然要应对这成千上万的防护细节,不论中超、CBA抑或其他体育赛事。想要复赛,必须要过这些安全关。欧洲大陆国家和地区,有急切争取复赛的,例如疫情控制相对得当的德国,也有疫情打击极为严重的西班牙以及意大利,此外瑞士也在安排复赛。但在比利时最早提前结束足球赛季后,荷兰和法国,宣布9月之前不适合举办体育赛事,于是足球联赛赛季取消。荷兰、比利时和法国,三个西欧邻国,政府给出了直接判断,哪怕空场比赛也不行。德甲做出的那份严密的复赛计划书当中,罗列出空场比赛的各种细节,现场最少也得有322人。体育界传出的声音,也不尽相同。像法甲尼斯的队长,丹特就认为取消赛季是一个不妥决定。在荷乙遥遥领先却不能升级的球队,当然极其不满。在法甲被直接降级的亚眠,更表示要和法国足协打官司——因为取消赛季,有违体育竞争的公正公平。但英超曼城射手阿圭罗就觉得,这样的疫情下恢复比赛,对未来扩大感染、尤其感染家人而表示了担心。也有一些主教练表示:“疫情仍然肆虐世界各地,这时候复赛不合适。同一条街上,一家人在庆祝一场比赛胜利,另外一家人则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这不是正常生活状况。”德国民众出门跑步。体育是逃离苦难的方式辩论者却又另有看法:即便没有疫情,欢呼雀跃和悲伤失落,不也是在现实当中每天发生的?这样的悲剧和喜剧,在生活中从不罕见。疫情期间复赛不道德,那么疫情期间不复赛,就是符合道德伦理的决断吗?争议纠结着所有人。法国足球名宿图拉姆,现在也是反种族歧视的社会意见代表,他说:“体育和足球,应该扮演更加积极的社会角色,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势。体育所代表的团队团结、人人相互尊重,是重要的社会品德,如果各种体育赛事,在不需要冒太大风险前提下能重启,将会有特别的社会意义。”“体育是让人们释放自我、让情绪平复、让大家从苦难中出逃的一种方式。体育是情感共享、人们相互沟通的渠道。”他强调说,只把职业足球当作生意来保护,那当然不适合复赛,但“体育更是一种社会情绪的公众表达,这对社会人群极其重要。苦难当中,我们必须找到一些出逃方式。给人们提供的选择越多,越有利于大家身心健康和平衡。”德甲联盟首席执行官塞费特也持类似观点,认为在维护社会生活秩序和公众情绪上,体育有其伦理责任——不过德甲复赛的前提,是控制风险,保证足球不会扩散感染,而且不能将体育赛事等同于大众娱乐产品。日本球星香川真司在疫情期间加盟萨拉戈萨。二战时的辩论,延续至今从体育和足球业内人角度,支持启动或重启赛事的人,显然要更多。然而对于体育赛事的受众——体育迷和球迷,又有着不同表达:德国就有球迷组织对空场比赛不满,认为空场已经是将足球和相应人群区隔开。“这就像是一种虚妄的娱乐大秀,呈现出来的都是幽灵比赛(ghost games)。体育赛事最大的意义,是现场观众和比赛之间的沟通交流。”持这种观点的人不是少数,甚至有很多声音在强调说,只要是空场比赛,那不如继续隔离。这样的辩论,其实涉及到了另外一层社会伦理认知:体育、足球和艺术所承载的社会关系,体育赛事和现场观众之间的关联、现场观众对体育赛事的氛围塑造作用。然而这种探讨,此时时刻,让观众进入任何体育场,都是不现实的。围绕体育赛事是否重启的探讨,已经超乎了传统体育范畴,牵涉到医疗卫生、社会健康、公共事务管理等多方面。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大学公共卫生伦理学教授巴克就认为,关于体育赛事复赛的探讨,本身已经违背了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公共伤害原理”中的一条:复赛不仅仅是对个体的伤害,更是对社会其他人群的公共健康威胁。因为国际社会应对疫情的基本资源都非常缺乏,一线医务人员能装备的个人保护性装备都不能配齐,疫情检测更是严重滞后。“如果体育赛事重启,有限的医保资源,还要更多向体育赛事倾斜,这样的社会资源分配,是否合适?”社会历史学家马修·泰勒对这纷扰不断的辩论,进行了纵向历史对比,他发现二战期间,这种争论就发生过——当时体育赛事停摆,但二战期间英国组织了“战时足球联赛”,当时对这样赛事的进行,公众同样争论不休,没有结论。人类的历史,总是循环往复。

法国死亡病例累计25987例,5月11日开始“解封”

法国死亡病例累计25987例,5月11日开始“解封”
根据法国卫生总署7日发布的新闻公报,过去一天法国新增新冠死亡病例178例,累计死亡病例升至25987例。目前法国有23208名新冠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其中重症患者降至2961例。7日下午,法国总理菲利普及多位部长共同介绍了最终确认的全国“解封”方案。菲利普表示,5月11日起法国确定将开启“解封”进程,希望能够在重回正常社会生活与遵守卫生安全措施之间寻求平衡。11日开始,法国将有80%到85%的学校复课,返校学生人数预计为100万名,教师为13万名;全法40万家企业与商店将重新营业,87.5万人复工。出行方面,所有人可在住所方圆100公里内自由出行,超过需填写新版出行证明,11岁以上的乘客在乘坐公共交通时必须佩戴口罩,违规罚款135欧元。单人户外运动不受限制,超过5000人的大型集会需等到9月份。按照法国卫生部公布的最新疫情地图,法国全境按照病毒传播活跃度、重症监护床位占用率以及病毒核酸检测能力三项指标,分成“红色”和“绿色”两块区域,其中法兰西岛大区、大东部大区、上法兰西大区、勃艮第-弗朗什-孔泰大区的所有省份及海外省马约特岛处于“红色”区域。这些区域在5月11日到6月2日“解封”前三周将受到一定限制,尤其中学、公园等将保持关闭。此外,卫生部长韦朗表示,“解封”后病毒筛查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任何出现疑似病状的患者都需要接受检测。

马上评︱毕业在“云”端,也别忘了脚踏实地全力以赴

马上评︱毕业在“云”端,也别忘了脚踏实地全力以赴
风和景明的春夏时节,原本正是2020届毕业生们紧锣密鼓地完成论文、确定去向、穿上学士服深情告别母校的时候。然而今年的毕业,却离不开“云”进行了。据教育部消息,截至5月1日,全国已有100余万大学生返校。返校工作正有条不紊地展开,与此同时,江苏、上海、浙江等地的多所高校已经宣布,为降低聚集性传染风险,今年的论文答辩、毕业典礼都将在线上完成。从过去几个月的“云上课”,到毕业论文“云答辩”、考研工作“云面试”、毕业典礼“云举办”,原本按部就班的时间表突然转移到线上,对学生、高校都是一次都是考验。当下迫切的考验,是如何在疫情限制下完成毕业手续。授课、论文、答辩、毕业离校的一整套流程,既依赖学生的努力,亦要看高校的灵活组织管理。多地教育局划定好最早返校时间后,都将制定详细安排的充分自主权交到了高校手中,这正是信任高校按照具体情况分专业、分地区、分批次、乃至具体到学生个人情况地落实工作。毕业是做好论文、填好答卷、领取证书,是庆祝、回望、纪念,更是人生新篇章的开始。“云毕业”改变的是传统“仪式感”,但不变的,应该是毕业的质量和意义。不再有老师的监督、不再有课堂的时间表、不再有学校的氛围……这是毕业生们在家赶论文、准备“云答辩”的现状,也是未来进入社会,每天需要面对的常态。毕业生要脱离学生的心态,转而依靠自我驱动来对抗拖延、缓解焦虑,一步一个脚印地创造未来。“云毕业”,正好提供了一个自我检验的机会。毕业后是继续深造还是开始工作,无论走哪条路,都多少会受到疫情影响。毕业生们积极调整心态的同时,高校、用人单位和政府部门则应协同合作。线上招生确保研究生录取工作顺利进行,组织各种在线招聘会来连接学校与单位……为毕业生提供更多就业机会,为社会创造更多招聘形式,“云毕业”,也是促使各方开动脑筋、创新思维的新契机。“云毕业”是特殊时期的迫不得已,是考验,亦是磨练的机会。学生、学校与社会都要付出额外的努力,依靠创意、关怀与协作,完成毕业的任务,留下美好的纪念,迈向属于每个人的更好的未来。毕业可以在“云”端,但我们还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紧锣密鼓、认真对待、全力以赴,才能上好毕业这一大学生的“最后一课”。

国羽举行“别样”交流赛 “性别大战”陈雨菲惜败

国羽举行“别样”交流赛 “性别大战”陈雨菲惜败
北京5月6日电 正在四川双流国家羽毛球训练基地集训的中国羽毛球队6日与四川队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交流赛,在长达四小时的比赛中,教练员和运动员们跨界、跨项、跨配对,综合检验了国羽封闭集训的成果。 受疫情影响,世界羽联暂停了8月前的所有国际赛事。为了展示集训成果,更好地备战东京奥运会,国羽决定与四川队举行交流赛,通过线上平台进行直播。郑思维、黄雅琼、陈雨菲、石宇奇等国手轮番登场,对阵时若性别相同国家队让3分,性别不同则男选手让3分。 首场混双对决中,世界冠军组合郑思维和黄雅琼隔网相对:郑思维搭档“00后”小将张殊贤,黄雅琼则与另一名混双名将王懿律携手。前两局双方战成1:1平,决胜局郑思维/张殊贤开局即以4:0领先,随后不断扩大领先优势,不过在打到17:9后有所松懈,被对手追至18平。最后时刻郑思维带领张殊贤顶住压力,以21:19拿下比赛。 黄雅琼赛后分析说,自己的对抗感来的有点慢,她的老搭档、隔网相对的郑思维显得“很嗨、很积极”,和王懿律也经常会临时搭档,默契还是不错的。 接下来的两场“性别大战”备受关注。国羽女单头号选手陈雨菲对阵四川队男单选手刘泽庆。前两局过后双方战平,决胜局比分一直胶着,从6平、9平直到19平,最后刘泽庆连得两分取胜。 第三场贾一凡和李茵晖两位国羽女双名将临时搭档,以19:21、17:21不敌四川男双组合袁奥/周博维。贾一凡直呼自己被“杀懵了”,李茵晖则表示,男选手速度非常快,她的站位也从后场变成了前场,这种体验让她有了新的视角。 另外几场较量中,男单石宇奇以21:10、21:19战胜四川队的于臣,何济霆/刘雨辰则与另一对四川男双选手裴天轶/高相成鏖战三局,以16:21、21:16、21:19获胜。 值得注意的是,国羽教练团队组成了这次比赛的裁判。女单主管教练罗毅刚说,平时都是坐着盯着球和队员,坐在裁判席才发现还要报比分、记比分。“太忙了,裁判员真不容易!”(完) 【编辑:周驰】

武汉高三生,回来了!

武汉高三生,回来了!
武汉市121所学校的5.78万名普通高中毕业年级(含中职学校和技工学校毕业年级)学生6日重返校园,正式复课。沉寂了100多天的校园里,再次恢复活力。吃住行学医全方位防疫当日清晨7时许,记者在武汉市第二中学北门看到,学生们背着书包、戴着口罩,根据间隔线标识排队,在教师引导下逐一通过红外线测温后进入校园。学生通过测温通道 张畅 摄带着复习资料返校的高三学生 张畅 摄与以往开学不同,高三(1)班学生詹语欣书包里,除了课本、练习册还多了口罩、洗手液及湿纸巾等防疫用品。教室内测量体温 张畅 摄重新回到阔别100多天的校园,见到许久未见的老师和同学,詹语欣感到格外亲切,“距离高考只剩下2个月的时间,接下来我会抓紧时间备考,尽快适应校园学习环境。”老师交代入校注意事项 张畅 摄根据疫情防控需要,该校采取小班教学模式。将原班级拆分为A、B两个小班,保证每班人数在25人左右,上课单人单桌、间隔就座,老师连堂教学,确保每班教学进度一致。学生单人单桌间隔就座 张畅 摄为最大程度避免学生聚集,每层楼8间教室供6个小班使用,每班学生分别从不同楼梯上下楼。每间教室门外都摆着一张课桌,上面放有手套、测温枪、免洗消毒液等防护物资,并设有取餐处。教室门口摆放防疫物资 张芹 摄学生排队取餐 梁思成 摄为避免人员聚集,采取小班教学 张畅 摄为避免人员聚集,采取小班教学 张畅 摄该校高三年级组主任张波介绍,正式复课前,学校对校园环境进行了全面消杀,所有教职员工及学生均进行了核酸、血清抗体等检测。复课后,每名学生还会接受早、中、晚三次体温检测。学生在教室里就餐 齐军 摄当天记者还来到了位于青山区的武钢三中,为保证高三学子顺利安全的复课,武钢三中做了周密的布置。该校高三年级主任张志凯表示,学校购买了红外测温仪器设备,储备了充足的防疫物资,对校园进行全面消杀,制定了周密的复课预案并就上课、就餐、就寝等多个环节进行了多次演练。学生取餐处 武一力 摄学生宿舍 武一力 摄在就餐方面,食堂采取送餐制,每个班级的学生在教室分开用餐;在就寝方面,将4人宿舍分为两人间,暂不允许使用空调。此外,学校还将厕所的传统式水龙头换成感应式水龙头,尽可能减少直接皮肤接触;对住读学生一日三次测量体温。唱国歌、拱手礼,复课仪式感满满复学第一课上,武钢三中政治教师张红平在黑板上写下四个大字“阳和启哲”。看着不解的学生,张红平说:“《礼记·月令》有言‘东风解冻,蛰虫始振。’恶劣的环境终将过去,顺利和美好的时光开始了。同学们,欢迎王者归来!”学生齐唱国歌 武一力 摄“除了做好防护工作,学校也非常重视学生心理调节。”武钢三中高三年级主任张志凯介绍,该校高三年级将复学第一课统一安排为班会课,为学生进行心理辅导。学生行拱手礼 郑子颜 摄学生行拱手礼 武一力 摄班会上,武钢三中全体高三师生起立齐唱国歌,行拱手礼感恩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志愿者、教师及父母,并为同学们鼓劲加油。高三(9)班还开起“吐槽大会”,学生畅谈疫情期间的感受,释放久居在家的负面情绪。学生刘旺玺表示,这段时间与父母朝夕相处屋檐下,关系已经从“相看两不厌”悄悄转变为“相看两厌”,及时复课,太有必要。陈耀辉则表示自己已经逐步适应网课,“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上网课”,但是现在回到学校来,也是极好的。课间眼保健操 齐军 摄学生的踊跃发言,让班主任贺玉莲也忍不住了,她说:“我明明是一个老师,病毒把我变成了主播。但还是非常感谢‘老铁’们,这段时间不离不弃。好久不见,请多关照!”学生均佩戴口罩听课 武一力 摄增加课时迎战高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延期开学后,如何做好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的有效衔接,是对老师和同学们的共同考验。武钢三中实行分班教学 武一力 摄根据安排,为弥补延期开学造成的课时不足等问题,武汉各高中毕业年级复学后每天将增加一节课时,周六上课。对增加的课时作出科学合理地分配,保障各学科按计划完成的教学进度、目标和任务。学生在教室里自习 张畅 摄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是一所拥有悠久办学历史的学校,该校党委书记艾建红介绍,前期学校按照高三复习步骤,在线上进行了一轮、二轮复习,现在正处于二轮复习关键期。复学后,学校整体教学计划不会有大的调整,但是训练方式会有所改变,将通过多轮考试检验学生线上学习成果、查漏补缺,并训练学生备考技巧。武钢三中高三学生夏涵因重返校园感到开心,他说,在老师的监督和同学的陪伴下,自己会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努力学习,调整好心态迎接两个月后的高考。“在家里上网课是‘孤军奋战’,回到学校和大家一起是‘并肩作战’”,武汉市第二中学高三学生彭泽宇称,经历过这个特殊的“超长寒假”,自己会更加珍惜高中阶段最后的校园时光。学生整理学习资料 张畅 摄武汉高中毕业年级复课后,其他学段和年级将采取差异化、错峰、分批次复课复学。武汉市教育局副局长夏春胤介绍说,学校分批复课后,将根据教情、生情、学情及天气情况等,酌情对教学时间进行“两个延长、一个缩短”的调整,即每周增加一天、每天增加一课时教学时间,适当缩短暑假时间。同时,为有需求的学生继续提供线上辅导和答疑。为避免人员聚集,采取小班教学 张畅 摄重返校园后,如何做到健康上学堂?专家给出7大提醒1. 学生课间休息和课外活动时,仍应佩戴口罩,杜绝课间聚集玩耍,人与人之间保持1米以上距离。不到其他班级和寝室串门。2. 餐前便后,以及用手触摸眼睛、鼻腔、口腔等部位之前必须洗手。3. 餐前不拿下口罩,餐后立刻佩戴口罩。餐桌增加距离,错位就座,快速就餐,就餐期间不说话。4. 学生午休期间全程佩戴口罩,座位、床铺间隔至少1米,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时立即报告班主任、宿舍管理员。不得在校外托管机构午休。5. 教师上课应佩戴口罩,与学生保持安全距离,若使用教学用具等设备,上课前后需消毒。批阅学生作业,以及分发学生作业、器材等用品前后均需洗手或手部消毒,批阅及分发过程中,需佩戴口罩。6. 食堂员工和采购、供货人员须佩戴一次性口罩、帽子和橡胶手套,避免直接用手接触肉禽类生鲜材料。7. 家长在学校指定区域接送孩子,不聚集。合理安排孩子饮食,保证充足营养,适量多饮水。不负韶华!加油吧,少年!

美国泰森食品工厂约两千员工感染新冠病毒

美国泰森食品工厂约两千员工感染新冠病毒
美国艾奥瓦州公共卫生局5日说,泰森食品公司位于艾奥瓦州达拉斯县佩里市的一家工厂中,58%的员工、即超过700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此前,泰森食品位于印第安纳州洛根斯波特的一家猪肉加工厂将近900人、即大约40%员工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这家工厂4日恢复“有限生产”。泰森食品公司在声明中说,新冠疫情迫使生产放缓,已关闭位于内布拉斯加州达科他城、华盛顿州帕斯科和艾奥瓦州佩里的工厂。除了佩里工厂,艾奥瓦州公共卫生局5日还通报,泰森食品位于艾奥瓦州黑鹰县一家工厂444人感染新冠病毒,占接受检测员工数量的大约17%。黑鹰县治安官托尼·汤普森告诉英国《每日邮报》,他4月10日巡视黑鹰县工厂,看到员工间社交距离不足、个人防护装备匮乏,对此感到担心。随着数以百计工人染病或因害怕而居家,汤普森4月16日与包括市长在内的数十名地方官员一起要求泰森食品临时关闭黑鹰县工厂。然而,泰森食品在艾奥瓦州长金·雷诺兹的支持下,一直拖延至4月22日才宣布临时关闭工厂,理由是担心临时关厂可能导致显著经济损失。泰森食品是全球最大鲜鸡肉、牛肉和猪肉加工商之一。尽管一季度肉类销量创纪录,但泰森食品多名高层预期,这家企业短期内将保持较低产量,直至当地疫情开始好转,感染人数减少。泰森食品董事长约翰·泰森4月26日在官网上发布声明,警告美国食品供应链“正在崩溃”,加工厂关闭可能导致数百万牲畜和家禽被销毁,而商店里肉类供应无法满足消费者需求。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上月告诉路透社记者,假如政府不采取行动,大部分肉类加工厂都会关闭一段时间,产能可能减少多达80%。4月28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动用《国防生产法》要求肉类加工厂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运营,以保障肉类供应和农民利益。(卜晓明)(新华社专特稿)

法国禁足期间人均体重增2.5公斤 营养机构:吃太多

法国禁足期间人均体重增2.5公斤 营养机构:吃太多
5月7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近日,法国达尔文营养机构委托调查公司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通过对3045名法国人进行调查,法国实施禁足令期间,平均每个人的体重至少增加了2.5公斤,主要的原因是吃的太多。 据报道,调查数据显示,来自4人以上大家庭的受访者当中,有64%的人体重均有所增加,而独居的受访者当中,也有53%的人体重上升。另外,有56%的法国人在禁足令实施后,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准备三餐,所以得到了更加均衡的饮食。 据《巴黎人报》报道,达尔文营养机构负责人表示,受到禁足令的限制,法国人需要长时间待在家中不能外出,除了缺乏适量的运动外,一天当中除了三餐还会吃很多甜点和零食,体重增加本身不是问题,这是可以预期的一个结果。 在所有的受访者当中,有57%的法国人表示,穿以前的衣服会有点紧;但也有29%的人指出,自从禁足令实施后,体重反而下降了。若以地域分布来看,居住在巴黎的女性以及乡村地区的男性,体重有明显增加的情况。 法国目前疫情趋缓,全国有望在5月11日解封,但法国卫生部长奥利弗 韦朗则表示,当局担心疫情会有二度暴发的机会,如果得到国会批准,紧急状态将会延长至7月24日为止。 韦朗指出,在延长紧急状态期间,所有进入法国的人都将被严格管控,需要隔离14天。此外,关于那些旅居国外的法国人回家,没有症状的人跟有症状的人一样,都会经过必要的隔离期。(黄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