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赛事重启”陷入道德困境,这样的辩论二战时就有过

“体育赛事重启”陷入道德困境,这样的辩论二战时就有过
德国汉堡队签下新援,只能这样握手。给每一个足球或者篮球消毒、给每一片草皮或地板消毒、给更衣室每一个角落消毒、给场边要使用的每一个座位消毒;训练的时候必须戴上口罩,赛前热身,都得保持安全距离……球场必定是空空荡荡,不能有任何现场观众的。所有参赛球员和教练、工作人员,以及现场转播人员,赛前赛后都要有严格的检疫和核查。疫情期间,任何职业体育赛事,想要开启或者重启,都必须遵守这些检疫原则,否则后果不堪想象……而罗列出来的,还只是集中在赛场及周边的场景。想要复赛,运动员必须保持足够的训练和身心准备,那么平时的训练、去到赛场的路途、和电视转播方要进行的配合,每一个细节都必须考虑入微。在这样的背景下,体育赛事还有没有必要进行?从伦理上和道德上来讲,启动体育赛事是否合适?在各种安全保障手段、赛事启动的可行性探讨之外,启动与否的伦理,成为了所有人各执一词的焦点话题。西甲莱万特即将恢复训练,球员等待核酸检测期间相隔数米聊天。一边庆祝胜利,一边等待救护车德甲为了复赛,分发了一份47页的执行手册,仍然不能杜绝科隆俱乐部之后发生的3起感染事件。各种应对,只怕不够周全,而绝不会有万无一失的周全。这样的惴惴忐忑,不仅将会发生在欧洲,中国的职业赛场只要有体育赛事要启动,未来至少一年之内,都必然要应对这成千上万的防护细节,不论中超、CBA抑或其他体育赛事。想要复赛,必须要过这些安全关。欧洲大陆国家和地区,有急切争取复赛的,例如疫情控制相对得当的德国,也有疫情打击极为严重的西班牙以及意大利,此外瑞士也在安排复赛。但在比利时最早提前结束足球赛季后,荷兰和法国,宣布9月之前不适合举办体育赛事,于是足球联赛赛季取消。荷兰、比利时和法国,三个西欧邻国,政府给出了直接判断,哪怕空场比赛也不行。德甲做出的那份严密的复赛计划书当中,罗列出空场比赛的各种细节,现场最少也得有322人。体育界传出的声音,也不尽相同。像法甲尼斯的队长,丹特就认为取消赛季是一个不妥决定。在荷乙遥遥领先却不能升级的球队,当然极其不满。在法甲被直接降级的亚眠,更表示要和法国足协打官司——因为取消赛季,有违体育竞争的公正公平。但英超曼城射手阿圭罗就觉得,这样的疫情下恢复比赛,对未来扩大感染、尤其感染家人而表示了担心。也有一些主教练表示:“疫情仍然肆虐世界各地,这时候复赛不合适。同一条街上,一家人在庆祝一场比赛胜利,另外一家人则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这不是正常生活状况。”德国民众出门跑步。体育是逃离苦难的方式辩论者却又另有看法:即便没有疫情,欢呼雀跃和悲伤失落,不也是在现实当中每天发生的?这样的悲剧和喜剧,在生活中从不罕见。疫情期间复赛不道德,那么疫情期间不复赛,就是符合道德伦理的决断吗?争议纠结着所有人。法国足球名宿图拉姆,现在也是反种族歧视的社会意见代表,他说:“体育和足球,应该扮演更加积极的社会角色,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势。体育所代表的团队团结、人人相互尊重,是重要的社会品德,如果各种体育赛事,在不需要冒太大风险前提下能重启,将会有特别的社会意义。”“体育是让人们释放自我、让情绪平复、让大家从苦难中出逃的一种方式。体育是情感共享、人们相互沟通的渠道。”他强调说,只把职业足球当作生意来保护,那当然不适合复赛,但“体育更是一种社会情绪的公众表达,这对社会人群极其重要。苦难当中,我们必须找到一些出逃方式。给人们提供的选择越多,越有利于大家身心健康和平衡。”德甲联盟首席执行官塞费特也持类似观点,认为在维护社会生活秩序和公众情绪上,体育有其伦理责任——不过德甲复赛的前提,是控制风险,保证足球不会扩散感染,而且不能将体育赛事等同于大众娱乐产品。日本球星香川真司在疫情期间加盟萨拉戈萨。二战时的辩论,延续至今从体育和足球业内人角度,支持启动或重启赛事的人,显然要更多。然而对于体育赛事的受众——体育迷和球迷,又有着不同表达:德国就有球迷组织对空场比赛不满,认为空场已经是将足球和相应人群区隔开。“这就像是一种虚妄的娱乐大秀,呈现出来的都是幽灵比赛(ghost games)。体育赛事最大的意义,是现场观众和比赛之间的沟通交流。”持这种观点的人不是少数,甚至有很多声音在强调说,只要是空场比赛,那不如继续隔离。这样的辩论,其实涉及到了另外一层社会伦理认知:体育、足球和艺术所承载的社会关系,体育赛事和现场观众之间的关联、现场观众对体育赛事的氛围塑造作用。然而这种探讨,此时时刻,让观众进入任何体育场,都是不现实的。围绕体育赛事是否重启的探讨,已经超乎了传统体育范畴,牵涉到医疗卫生、社会健康、公共事务管理等多方面。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大学公共卫生伦理学教授巴克就认为,关于体育赛事复赛的探讨,本身已经违背了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公共伤害原理”中的一条:复赛不仅仅是对个体的伤害,更是对社会其他人群的公共健康威胁。因为国际社会应对疫情的基本资源都非常缺乏,一线医务人员能装备的个人保护性装备都不能配齐,疫情检测更是严重滞后。“如果体育赛事重启,有限的医保资源,还要更多向体育赛事倾斜,这样的社会资源分配,是否合适?”社会历史学家马修·泰勒对这纷扰不断的辩论,进行了纵向历史对比,他发现二战期间,这种争论就发生过——当时体育赛事停摆,但二战期间英国组织了“战时足球联赛”,当时对这样赛事的进行,公众同样争论不休,没有结论。人类的历史,总是循环往复。

闪耀2020中国品牌云峰会即将开幕

闪耀2020中国品牌云峰会即将开幕
人民网北京5月9日电 (任妍)5月10日,中国广告主协会主办,未来智慧有限公司等协办的2020中国品牌云峰会即将拉开帷幕。 据了解,本届峰会的主题是“品牌耀中华,我为中国品牌打call”,根据全球经济环境、中国品牌发展现状及新冠疫情的影响,将设置“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品牌”、“品牌抗’疫’,责任担当”、“疫情之下企业的电商转型之路”、“品牌国际化与本土化”、“中国国潮品牌新动能”等议题,并拟邀请中国广告主协会会长杨汉平、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及央视知名主持人郎永淳、赵普等嘉宾出席本次峰会,共同探讨中国品牌如何营销未来。 据悉,中国广告主协会、北京弘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未来智慧有限公司学堂在线等多家单位将于峰会当天,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品牌数字营销联盟,作为先行者,联盟立足于助力中国品牌数字营销良好态势的形成与长久发展,荟萃中国自主品牌与媒体、互联网及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中坚力量和相关机构的鼎力支持,为中国自主品牌服务,支撑政府决策,推进中国品牌发展,为实施品牌战略提供必要支撑,着力聚集产业生态各方力量,共同探索中国品牌数字营销的新模式和新机制,开展试点示范,广泛开展各方合作,形成中国品牌数字营销的合作平台。

奥地利逐步“解封”

奥地利逐步“解封”
5月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人们戴着口罩购物。随着疫情防控延续良好势头,奥地利正逐步“解封”。目前,所有购物商店已恢复营业,但在购物时必须遵守佩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等防疫措施。 新华社发(乔治斯·施耐德摄)5月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一名戴口罩的顾客购买面包。 随着疫情防控延续良好势头,奥地利正逐步“解封”。目前,所有购物商店已恢复营业,但在购物时必须遵守佩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等防疫措施。 新华社发(乔治斯·施耐德摄)5月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人们排队等候进入一家商店。 随着疫情防控延续良好势头,奥地利正逐步“解封”。目前,所有购物商店已恢复营业,但在购物时必须遵守佩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等防疫措施。 新华社发(乔治斯·施耐德摄)5月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人们戴着口罩在街边购买蔬菜。 随着疫情防控延续良好势头,奥地利正逐步“解封”。目前,所有购物商店已恢复营业,但在购物时必须遵守佩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等防疫措施。 新华社发(乔治斯·施耐德摄)5月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人们排队等候进入一家商店。 随着疫情防控延续良好势头,奥地利正逐步“解封”。目前,所有购物商店已恢复营业,但在购物时必须遵守佩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等防疫措施。 新华社发(乔治斯·施耐德摄)

因时因势推进大桥街道“两新”基层党建各项工作-区域频道-东方网

因时因势推进大桥街道“两新”基层党建各项工作-区域频道-东方网
据杨浦区消息:近日下午,大桥街道2020年度“两新”党组织党建工作会议在大桥公园党群服务站举行。为落实疫情防控措施,会议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现场到会7名“两新”组织党组织书记和联络员,其余52家基层党组织通过视频会议直播方式参会。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社区党委副书记陈凡参加,社区党建办副主任孙瑜主持。 会上,通报了2019年度“两新”支部党费收缴、抗疫捐款情况。街道辖区“两新”党组织全部完成2019年的党费收缴工作,全年缴纳党费30余万元。在党员自愿捐款支持抗击疫情活动中,887名党员捐出12余万元善款。 随后,通报了2019年度基层党建考评情况和宣布结果并颁奖。 陈凡代表社区党委与部分“两新”党组织书记代表签订基层党建责任书、党风廉政建设“一岗双责承诺书”。 发布“共战疫情、我在行动”——大桥街道“两新”党组织作品征集、学习比拼活动。 【发布】共战疫情 我在行动——大桥街道“两新”党组织作品征集、学习比拼活动 大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社区党委副书记陈凡强调两点想法,一要慎始如终地做好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经济企稳回升工作。“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基层党组织、企业要落实“常态化”管控措施,承担防疫的主体责任。街道也将想方设法帮助企业共度难关,围绕难点堵点问题,开展线上线下的营商服务活动,做好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桥梁。二要因时因势地开展“两新”基层党建的各项工作。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很多工作和活动被迫取消或延期。二季度形势持续向好,各基层党组织应回归正轨,寻求对策,开展工作。同时,着力推进各项重点特色工作,培树大桥“两新”党建特色品牌。

首尔夜店关联病例增至54例,韩国严防夜店疫情扩散

首尔夜店关联病例增至54例,韩国严防夜店疫情扩散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晨】据韩联社10日报道,截至当天零时,韩国较前一天零时新增3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0874例。这是韩国境内单日新增病例时隔28天再超30例,也是自4月9日以来最高值。新增的34例病例中,26例属于社区感染,与“首尔夜店确诊病例”有关联的病例持续增加。一名29岁的男子6日新冠检测呈阳性,他曾于1日晚至2日凌晨去过首尔梨泰院多家娱乐场所且未佩戴口罩。截至10日中午12时,与首尔梨泰院夜店相关的确诊病例总计多达54例,43例为去过夜店的人员,其余11例为这些人的亲戚朋友等接触人员,韩国卫生部门正就接触人员和感染源继续展开流行病学调查。“重现超级传播者的恐怖正在扩散”,韩国《首尔经济》10日报道称,梨泰院夜店传播事件正在引发韩国国内对可能出现二次大规模感染新冠肺炎的忧虑,不仅是“惹祸男子”居住的京畿道和夜店所在的首尔市拉响警报,釜山、济州岛等地也相继出现确诊者,这让韩国防疫部门再次绷紧神经。以济州岛确诊患者A某(女性,30余岁)为例,她5日去过事发夜店,其所在的美容院有11名工作人员,还有不少顾客前来。首尔一家医院的职员和仁川一名20多岁确诊者,已经导致两地数百人接受筛查。韩军也不能幸免,隶属韩军网络作战司令部的一名士官和一名陆军军官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据悉,确诊士官是违规外出,或造成连带感染,令军方大为光火。首尔市已经劝告上月24日以后去过梨泰院夜店的所有人都主动接受筛查,已经了解到的6595人中有3100人已经找到本人,但仍有近3500人无法联系。夜店疫情传播导致聚集性感染事件发生后,韩国中央政府发布行政命令,要求全国夜店等娱乐场所“克制营业”,命令从8日晚8时开始正式生效,为期一个月。首尔市政府9日发布行政命令,宣布即日起暂停市内夜店、酒吧等部分娱乐场所的运营,违规营业者将受到重罚。京畿道知事李在明10日也发布行政命令,要求京畿道夜店等娱乐场所立即停业两周。

英国华人妈妈谈教育:从“虎妈”到“猫妈”

英国华人妈妈谈教育:从“虎妈”到“猫妈”
5月9日电 据英国《华闻周刊》微信公众号“华闻派”报道,近期,英国学校在疫情期间陆续开展网上教学,不少英国华人家长边在家上班边辅导孩子学习,有的家长还把孩子的日程安排得丰富多彩。 和很多为辅导孩子而感到疲惫的英国华人妈妈不同,何越则笑称自己近期十分轻松,“整个状态像在度假”,因为既不用每天早起送孩子上学,也不用送她们去上兴趣班。 何越来自中国,她在英国生活已有16年,她的丈夫是英国人,这让她感觉自己站在了“中英文化冲撞前线”。她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虎妈,但后来,她渐渐试着改变,放手让孩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给她们爱和鼓励。经过多轮思想斗争,现在她更倾向于较宽松的教育方式,在这一过程中,她也找回了自己。 何越介绍说,她有两个女儿,一个10岁,一个8岁,都在英国的公立学校上学。随着孩子的成长,她的教育观也逐渐转型。在大女儿4岁的时候,她当时就是觉得不能输在起跑线上,“4岁时我们就要起跑,这样我们才能冲刺冲得快,冲得早,这样才能成功。” 她说,“我看着孩子睡觉,还在想:孩子,你好幸福,有我这样一个妈妈帮你安排你的成长道路,安排你考好成绩,要进牛津剑桥,然后出人头地,做英国的精英。”何越那时每天都累得不行,可她认为督促孩子学习、进步是当妈妈的责任。 她说,有一次她跟副校长聊起来,向副校长抱怨说学校怎么没有作业、没有考试。然后这位副校长笑眯眯地看着她说,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做作业和考试能够提高学生的学业水平。何越称,当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何越的丈夫是英国人,他在孩子整个成长过程中跟她有很大的分歧。 她说,“当时我曾经还跟一个也是嫁给英国人的华人妈妈探讨过这个问题,我们那时认为,其实中式教育观有对的,英式教育观也有对的,但是两边都有不好的地方,最好的方法是走到中间。” 何越认为,“首先,英国父母对孩子不像中国父母这样,有这么重的望子成龙的心态。他们对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他健康,希望他快乐。” 现在,她认为,父母对于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找到他要做的事情,然后给他爱,给他鼓励,给他支持,这就好了。 她说,“我没有理由要求我的孩子成功,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她成功。” 她认为,“这个社会本来就一直在按照一个更公平、更公正的方向在走。我的孩子是随着潮流走的,她未来只需要顺应潮流,一起来为创造更公平的社会努力就对了。她不需要做精英,做精英很累,除非孩子她自己想做。如果我的孩子想做,我让她做,我鼓励她做;如果她不想做,做普通人没问题。” 现在何越的孩子去参加的兴趣班,都是她们自己要去上的,不是家长要她们去的。老大报了舞蹈课和体操课。老二现在在学打鼓,何越其实觉得没意思,不过女儿自己喜欢,她也就表示支持,给她交了学费。 她解释称,“当然像我这么佛系,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我们家老大非常独立自主,她不用我管的,她太成熟了,她完全知道自己要什么,她想做的事情一定能做到,感觉她已经对她之后的人生负起责任来了。所以对我来说,我只要给她安全感和爱就可以了。”(彭琳) 【编辑:白嘉懿】

法国禁足期间人均体重增2.5公斤 营养机构:吃太多

法国禁足期间人均体重增2.5公斤 营养机构:吃太多
5月7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近日,法国达尔文营养机构委托调查公司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通过对3045名法国人进行调查,法国实施禁足令期间,平均每个人的体重至少增加了2.5公斤,主要的原因是吃的太多。 据报道,调查数据显示,来自4人以上大家庭的受访者当中,有64%的人体重均有所增加,而独居的受访者当中,也有53%的人体重上升。另外,有56%的法国人在禁足令实施后,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准备三餐,所以得到了更加均衡的饮食。 据《巴黎人报》报道,达尔文营养机构负责人表示,受到禁足令的限制,法国人需要长时间待在家中不能外出,除了缺乏适量的运动外,一天当中除了三餐还会吃很多甜点和零食,体重增加本身不是问题,这是可以预期的一个结果。 在所有的受访者当中,有57%的法国人表示,穿以前的衣服会有点紧;但也有29%的人指出,自从禁足令实施后,体重反而下降了。若以地域分布来看,居住在巴黎的女性以及乡村地区的男性,体重有明显增加的情况。 法国目前疫情趋缓,全国有望在5月11日解封,但法国卫生部长奥利弗 韦朗则表示,当局担心疫情会有二度暴发的机会,如果得到国会批准,紧急状态将会延长至7月24日为止。 韦朗指出,在延长紧急状态期间,所有进入法国的人都将被严格管控,需要隔离14天。此外,关于那些旅居国外的法国人回家,没有症状的人跟有症状的人一样,都会经过必要的隔离期。(黄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