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赛事重启”陷入道德困境,这样的辩论二战时就有过

“体育赛事重启”陷入道德困境,这样的辩论二战时就有过
德国汉堡队签下新援,只能这样握手。给每一个足球或者篮球消毒、给每一片草皮或地板消毒、给更衣室每一个角落消毒、给场边要使用的每一个座位消毒;训练的时候必须戴上口罩,赛前热身,都得保持安全距离……球场必定是空空荡荡,不能有任何现场观众的。所有参赛球员和教练、工作人员,以及现场转播人员,赛前赛后都要有严格的检疫和核查。疫情期间,任何职业体育赛事,想要开启或者重启,都必须遵守这些检疫原则,否则后果不堪想象……而罗列出来的,还只是集中在赛场及周边的场景。想要复赛,运动员必须保持足够的训练和身心准备,那么平时的训练、去到赛场的路途、和电视转播方要进行的配合,每一个细节都必须考虑入微。在这样的背景下,体育赛事还有没有必要进行?从伦理上和道德上来讲,启动体育赛事是否合适?在各种安全保障手段、赛事启动的可行性探讨之外,启动与否的伦理,成为了所有人各执一词的焦点话题。西甲莱万特即将恢复训练,球员等待核酸检测期间相隔数米聊天。一边庆祝胜利,一边等待救护车德甲为了复赛,分发了一份47页的执行手册,仍然不能杜绝科隆俱乐部之后发生的3起感染事件。各种应对,只怕不够周全,而绝不会有万无一失的周全。这样的惴惴忐忑,不仅将会发生在欧洲,中国的职业赛场只要有体育赛事要启动,未来至少一年之内,都必然要应对这成千上万的防护细节,不论中超、CBA抑或其他体育赛事。想要复赛,必须要过这些安全关。欧洲大陆国家和地区,有急切争取复赛的,例如疫情控制相对得当的德国,也有疫情打击极为严重的西班牙以及意大利,此外瑞士也在安排复赛。但在比利时最早提前结束足球赛季后,荷兰和法国,宣布9月之前不适合举办体育赛事,于是足球联赛赛季取消。荷兰、比利时和法国,三个西欧邻国,政府给出了直接判断,哪怕空场比赛也不行。德甲做出的那份严密的复赛计划书当中,罗列出空场比赛的各种细节,现场最少也得有322人。体育界传出的声音,也不尽相同。像法甲尼斯的队长,丹特就认为取消赛季是一个不妥决定。在荷乙遥遥领先却不能升级的球队,当然极其不满。在法甲被直接降级的亚眠,更表示要和法国足协打官司——因为取消赛季,有违体育竞争的公正公平。但英超曼城射手阿圭罗就觉得,这样的疫情下恢复比赛,对未来扩大感染、尤其感染家人而表示了担心。也有一些主教练表示:“疫情仍然肆虐世界各地,这时候复赛不合适。同一条街上,一家人在庆祝一场比赛胜利,另外一家人则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这不是正常生活状况。”德国民众出门跑步。体育是逃离苦难的方式辩论者却又另有看法:即便没有疫情,欢呼雀跃和悲伤失落,不也是在现实当中每天发生的?这样的悲剧和喜剧,在生活中从不罕见。疫情期间复赛不道德,那么疫情期间不复赛,就是符合道德伦理的决断吗?争议纠结着所有人。法国足球名宿图拉姆,现在也是反种族歧视的社会意见代表,他说:“体育和足球,应该扮演更加积极的社会角色,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势。体育所代表的团队团结、人人相互尊重,是重要的社会品德,如果各种体育赛事,在不需要冒太大风险前提下能重启,将会有特别的社会意义。”“体育是让人们释放自我、让情绪平复、让大家从苦难中出逃的一种方式。体育是情感共享、人们相互沟通的渠道。”他强调说,只把职业足球当作生意来保护,那当然不适合复赛,但“体育更是一种社会情绪的公众表达,这对社会人群极其重要。苦难当中,我们必须找到一些出逃方式。给人们提供的选择越多,越有利于大家身心健康和平衡。”德甲联盟首席执行官塞费特也持类似观点,认为在维护社会生活秩序和公众情绪上,体育有其伦理责任——不过德甲复赛的前提,是控制风险,保证足球不会扩散感染,而且不能将体育赛事等同于大众娱乐产品。日本球星香川真司在疫情期间加盟萨拉戈萨。二战时的辩论,延续至今从体育和足球业内人角度,支持启动或重启赛事的人,显然要更多。然而对于体育赛事的受众——体育迷和球迷,又有着不同表达:德国就有球迷组织对空场比赛不满,认为空场已经是将足球和相应人群区隔开。“这就像是一种虚妄的娱乐大秀,呈现出来的都是幽灵比赛(ghost games)。体育赛事最大的意义,是现场观众和比赛之间的沟通交流。”持这种观点的人不是少数,甚至有很多声音在强调说,只要是空场比赛,那不如继续隔离。这样的辩论,其实涉及到了另外一层社会伦理认知:体育、足球和艺术所承载的社会关系,体育赛事和现场观众之间的关联、现场观众对体育赛事的氛围塑造作用。然而这种探讨,此时时刻,让观众进入任何体育场,都是不现实的。围绕体育赛事是否重启的探讨,已经超乎了传统体育范畴,牵涉到医疗卫生、社会健康、公共事务管理等多方面。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大学公共卫生伦理学教授巴克就认为,关于体育赛事复赛的探讨,本身已经违背了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公共伤害原理”中的一条:复赛不仅仅是对个体的伤害,更是对社会其他人群的公共健康威胁。因为国际社会应对疫情的基本资源都非常缺乏,一线医务人员能装备的个人保护性装备都不能配齐,疫情检测更是严重滞后。“如果体育赛事重启,有限的医保资源,还要更多向体育赛事倾斜,这样的社会资源分配,是否合适?”社会历史学家马修·泰勒对这纷扰不断的辩论,进行了纵向历史对比,他发现二战期间,这种争论就发生过——当时体育赛事停摆,但二战期间英国组织了“战时足球联赛”,当时对这样赛事的进行,公众同样争论不休,没有结论。人类的历史,总是循环往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